加入收藏 · 设为首页 ·   
传统中医药网
→最新内容 竹叶  知母  栀子  紫苏叶  紫花地丁  紫草  珍珠  泽泻  钟乳石  猪苓  皂角刺  棕榈炭  枳实  泽兰  皂荚  竹茹  紫菜  紫菀  赭石  珍珠母  樟脑  枳壳
  本草紫苏子·朱砂·紫苏梗·竹沥·香附·紫铜矿·浙贝母·藏青果·竹黄·紫河车·竹节参·枳椇子·芫花·郁金·益智
传统中医药网欢迎各位光临
当前位置:传统中医药网 >> 医药世家 >> 中医世家 >> 浏览文章
他从中医世家走来
    2009年04月11日    《江南时报》

    背景材料:
    名中医柏希延,曾从少年起,就到民间拜师学医。足迹遍及江南、安徽、江苏、浙江、湖北、湖南等10多个省市,得到数10位名老中医的指点。收集了许多治疗疑难杂症的“偏方”、“绝技”,并得到先祖是明朝御医的名老中医陆新明的真传。他博采众家之长,深得祖国医学之精髓,并在吸收前人精华的基础上,运用自己的智慧,潜心研究,对许多疑难杂症,他均有“秘方”在手。他的医术已为成千上万的患者解除了病痛。

    “一个人光溜溜的到这个世界上,最后光溜溜的离开这个世界而去,彻底想起来,名利都是身外之物,只有尽一人的心力,使社会上的人多得他工作的裨益,是人生最愉快的事情。”这段邹韬奋前辈的话,就是我一生的座右铭。
    ——采访札记

    楔子
    在当今的新闻媒体上,只要您留意,便会发现有关医疗的宣传、广告比比皆是。信息年代,宣传、推销自己,其实并不为怪。但有一位中医名家,却与众不同。虽有济世救人的“绝活”,却从不愿宣传自己。其人之特,经被其治好的友人叙说,引起了我的兴趣。他就是解放军第125医院中医科柏希延医生。
    阳春三月,古城金陵,一派翠绿,一派生机。我驱车与友人来到紫金山中。走过一排排新建别墅,前面不远处就袒露出125医院的大门。进得大门,在竹林与绿树环抱之中,有一座三层楼。定睛细看,小楼古朴典雅,与城里的高楼大厦相比,真可谓玲珑别致,与喧闹的城里对照,这里有一种恍若隔世之感。我所要找的柏医生,就在这幢小楼的二楼。
    走上二楼,迎面遇到一小女一老者,小女手中的处方,无言道明他们是求医者。再看二人朴素的穿着,也明了他们不像是城里人。当时我心中不解,偏僻之地,又不宣传,求医者如何知道的呢?友人告知,他是靠他精湛的医术,在医好的病人中滚雪球的。话语间,已到中医科门前。
    临窗侧对门的桌前,坐着一位正在把脉的中年人,他就是柏希延,只见他浓眉大眼,标准的国字脸。大约二十几分钟,病人在他望闻问切之后,从他手中接过处方,躬身谢过而去,这时,他才发现被他医好的我的友人。友人说明来意,他却摆手摇头,并说:“写那玩意干啥呢?看病是医生的份内事,为患者除痛解病更是医生所追求的,用不着吆喝。”我说,医生讲得并不错,只是有许多被病魔折腾得死去活来的患者,因得不到真正有“活儿”的医生救治,还在痛苦中挣扎。如果能将您的医术告知于患者,那么,使他们少跑冤枉路,少花冤枉钱,很快痊愈,其不是您所想患者所求的大好事吗?
    听言,柏医生默许,于是,便有了此文。
    上篇
    寻寻觅觅  真诚取来秘方经
    举凡有成就之人,起初多是某种事物使其怦然心动,方有启蒙之后的执着追求。
    那么,是何事震撼了柏希延的心灵,才使他踏上茫茫中医征途呢?
    少小的柏希延入道中医,其实并不像人们想象那样志存高远。说白了,起初只是出于一个孩子的好奇而已。
    那是1968年初夏,刚刚踏上14岁门坎的柏希延,常常看到痛不欲生的病人,经相邻祖传老中医陈廉如把脉问诊,几天下来居然病去人健。他觉得中医太神奇了。想当医生的愿望自此在心中升腾。于是,还在学堂求学的柏希延,下决心一定要从陈老中医那里学上两招。也就在那一年,柏希延在陈老中医门下,当起了一名学徒。
    那年月,少小的柏希延想从陈老中医那儿学点招儿,其实并非易事。仅祖传的中医绝活不外传,就足以把柏希延挡在门外。然而,不知是柏希延聪明伶俐打动了陈老中医,还是踏实、勤快、认真让陈老中医喜欢,总之,陈老中医常常有意无意地“漏”点招儿。
    其实,在今天看来,那点“漏招”的确算不上什么招儿,但对于当时刚刚入门的柏希延来说,足以让他受用一阵子了。
    4个春秋的学徒生活,就在柏希延边上学中飞快过去了,虽然说不上学到多少治病救人的本领,但那些汤头歌,药性赋,脉诀等等,也算是基本烂熟于心。
    或许是急于想验证自己学到的“手艺”,抑或是年轻人爱表现使然。出落成高高大大的柏希延,穿起了白大褂,在乡邻面前露招了。
    然而,曾在陈老中医手上加减自如的那几味中药,到了他手上,加减过后,结果就不是那么回事了。这时的柏希延才觉得,自己学的那两下子,其实也只不过是中医中的皮毛而已。要想在中医中有点活儿,惟一的路就是走出家门,再去拜师学艺去。
    那一年,他21岁,怀着学不到中医“绝活”不回来的心,他上路了。
    柏希延打点行囊上路了。其实在他的脚下原本并没有路,只是他求知的欲望,引导他去开辟一条充满荆棘、艰辛的路。
    上山东、去河南、下江西、进安徽。钻深山密林,走羊肠小道。与日月相伴,同风雨兼行。或许是他的真诚感动了上苍,在他收集了许多治疗各种疑难杂症的偏方、秘方的同时,他的脚步也走近了一位中医高人的面前。
    这位中医高人家住安徽凤阳,名叫陆新明,先祖曾是明朝御医。这位远近闻名的老中医,在运用中草药治疗各种疑难杂症方面,有独到之处,基本是手到病除。老中医的名字,已与花鼓之乡凤阳并相齐名。
    柏希延至今还记得,那是晚秋的一个下午,他来到了老中医门前。叩门相见,道明来意。老中医捋着胡子,摇头摆手。
    门,在柏希延的身后关上了,心,也随着关门声碎了。
    柏希延迈着沉重的步子,踩着落地的残叶,沮丧而无助地走着,内心的憋闷让他停下了脚步,解下了身上的行囊,坐在一处残垣断壁处,想起近一年的艰辛苦行僧一样的游离生活,顿觉悲从心来,泪,泉涌而出。采访时,柏医生告诉说,有着特殊经历的人,才能知道泪为何是从心里流出来的。
    当时摆在柏希延面前有两条路,一条是将他历尽千辛万苦收集来的偏方、秘方带回去,从此结束颠沛流离生活;一条是继续风餐露宿,用真情打动陆老中医,在他那儿学点真功夫。坚强而又倔犟的柏希延选择了后者。
    自此,柏希延绝口不提学徒一事,而是像杂工一样,在陆老家中干起了杂活。
    人说,精诚所至,金石为开。此话不假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陆老看见这个卖力而高大的后者,心中顿生好感。有一天夜晚,浩月当空,繁星点点,陆老将柏希延叫到自家庭院里,与他唠起了家常。一老一少,一问一答。在问答之中,老者对后生的喜爱之情陡然剧增。最后陆老捋着胡子说,从明天起你既是我的徒弟,也是我的义子了。柏希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当他明白过来,已是双膝跪地。陆老告诉他,祖上有遗训,陆家的祖传秘方和医术绝不传给外人,只是我年届已高,膝下无子,我不能让陆家的秘方就此失传。
    陆老的知遇之恩,更加鞭策着柏希延。自此,他在陆老面前一招一式看得认真,学得仔细。空余时间,他抱来《本草纲目》、《黄帝内经》、《伤寒杂病论》等中医典籍,有滋有味地读着。或是熟能生巧,或是天赋,那些拗口的古文,柏希延却读得朗朗上口。陆老看在眼里,喜在心上。
    一晃两年过去了,年迈的陆老在一个风清月朗的晚上,将柏希延叫到身边,指着院子里的一块条石说,你将它给我搬过来。柏希延心中疑惑,偌大的条石,我如何搬得动呢?看着陆老不容商量的目光,柏希延只好领命前往。不曾想,刚一用劲,石头就起来了。原来,条石里边全被掏空了,里面满满当当地放着29本《陆氏家传秘方》手抄本。这些表面已破烂不堪、写满了密密麻麻蝇头小楷的手抄本,记载着陆氏祖先传下的各种中草药秘方,以及独到的病理认知方法,陆老颤悠悠地说:“为医者,治病救人为要,秘方虽是救人之法,但切不可千篇一律。中医博大精深,深悟其道最要紧。并要切记勿图名利,只图济世救人……”
    从此,柏希延白天跟随师父坐诊行医,夜晚,在煤油灯下将《陆氏家传秘方》仔细研读和抄写整理。尽管满纸的繁体字,尽管满篇之乎者也,但柏希延却读得上瘾,学得带劲。他如待哺之蚕逮住桑叶,大口地吞,细细地嚼,忘记了黑夜和白昼,终于从中觅到了中医治疗各种疾病的大致原理,并掌握了一定的诊断治疗方法。6年时间,柏希延在恩师的悉心指点下,在中医经典之中,汲取了足够的营养。
    在年迈的恩师眼里,弟子已有足够的能量,与那些千奇百怪的疾病作一番搏杀了。于是柏希延告别了恩师,也告别了凤阳,来到了他的故乡———盐城。
    中篇
    林林总总  悟出除顽降魔方
    踌躇满志的柏希延,凭着他扎实的中医基础和经验,在为父老乡亲看病时,已游刃有余。渐渐的柏希延的名字在那片贫瘠的土地上传播开来,求医者络绎不绝。
    然而,不知是上苍有意试他中医的火候,还是存心要打造他,整天为病人把脉问诊的柏希延,1982年初,却患上了胆囊炎。起初,柏希延并没有当回事,自认为病魔找错了门。就自配方剂治疗起来,他用同病同治的原理,将大麦磨成粉,然后用锅炒,再把牛、猪等动物的胆汁放进炒热的麦粉里,调配成药以后,坚持服下去。然而几个疗程下来,病情依旧。
    屡试不第,病魔越发猖狂,病痛将柏希延折腾得死去活来。友人劝他,还是动个刀子,将胆囊切除算了。对中医深信不疑的柏希延坚信只有中医才是根治顽疾的最佳方法。他觉得虽经名师指点,又有秘方在手,但中医奥妙无穷,还是自己医道不够,还应远足他乡,遍访名医,兴许能找到降魔除病的中医方。于是,他背井离乡,来到了浙江、湖北、湖南、江西等10多个省市,试验了几十个老中医的药方,整整奔波了6年时间,喝下了1200多付中药,结果,虽然有的方剂一时也能控制病情,但时间一长,病痛依然在身。
    带着无奈、迷惘、愁苦和疲惫,柏希延回到了自己的家。
    1987年7月的夜晚,天气酷热难挡,柏希延一人躺在小床上,愁苦满腹。他不甘心,也不相信,神奇的中医咋会没法子呢?他依稀记得李时珍在《本草纲目》中说,会用实有效,不会用则无效。难道自己和那几十个老中医依然还不会用吗?
    夜深人静,万籁俱寂,柏希延百思不得其解。恩师的话语又在脑海闪现:治病要求其根,同时,中草药讲究搭配和数量的添减,没有超常的悟性,想要恰当和合理恐怕很难。
    柏希延失眠了,他翻身踏进茫茫的星夜。
    一弯冷月没精打采地倒挂在天幕上,在乌云里半醒半睡地晃来荡去。几颗星星也睡眼惺忪,懒洋洋地眨着眼睛。这大自然的无情物,也好像柏希延一样,有着许多痛苦和惆怅。
    一阵风吹来,吹散了乌云,吹明了月亮和星光,也吹醒了柏希延。月儿明了,柏希延的心也亮了。
    无数次失败带给柏希延的是深深的思考,过去中医在治疗胆囊炎上之所以效果不佳,其原因与只注重止痛、清热有关,而西医在治疗此病时,又多在消炎上下功夫。故然,止痛、清热、消炎都有一定的道理,但中西医的给药只针对胆囊,而实际上,虽然症状表现在胆囊上,其引发的原因却在肝。他认为,肝为脏,胆为腑。所谓“肝胆相照”意思即为肝胆是密不可分的一个整体。胆汁是从肝上下来的,是借肝余气而顺行。倘若肝失疏泄,而致肝气郁结,郁久化火,暗耗肝阴,致使肝余气不足,则胆汁难以顺行,引发胆囊疾病就不足为奇了。当时,柏希延顿悟,用中医上“通则不痛和联系”的方法,进行给药治疗,可能才是治疗此病的关键所在,因而他试着以活血、散瘀、平肝、清肝、泻肝火、行气的中草药配伍。第一剂治疗胆囊炎的中药,就这样出炉了。
    病魔足以能击垮一个健康人的身体,有时甚至能重击一个人的灵魂。然而,病魔中的柏希延却对中医中医药,进行了深层次思考。他的治病要以调理为主,以及“求根”和“联系”的思路,为治疗自己胆囊炎,也为尔后治疗各种疑难杂症找到了独到的方法。
    当第4剂中药喝下时,以前连碰一下都有钻心般疼痛的肚子,竟然痛感基本消失,接着,他又继续服用20副中草药。带着惊喜,他到大医院做B超检查,结果显示,所有症状全部消失。
    大病初愈的柏希延当时的兴奋心情无以言表。他兴奋不仅仅是因为自己有了一个健康的身子骨,而是他悟出了中医的道道,得出了秘方。他明白,像他一样的病人,还在痛苦中煎熬、挣扎。他的秘方,将为这些病人带来健康和幸福。
    下篇
    点点滴滴  记载殷殷济世情
    与顽疾搏杀一番,并深悟其道的柏希延,对中医中草药有了许多独到的见解。
    在他看来,引起疾病的大部分原因与饮食居住有关。比如常吃辛辣食品,胃、肠基本有毛病,而食饮料和甜食太多,又给肝脏带来疾病。尚若居住在多阴少阳之地,极易生出风寒等疾病,而桌椅不适,又会导致腰颈肩等病的发生。
    因饮食居住不当,常常会导致各脏腑功能失调,致使气血双亏,自然疾病袭身。因而,中医在治疗各类疾病时,首要的是调理各脏腑功能。所以他在为病人把脉看病时,不是单看其表,而是由表及里,将某一病症与整个内在机理联系起来。治疗上,他总是采取“以清、以行、以补、以调”等方法。谈及这四法,他解释说:“以清,就是要将外感风寒和邪毒清除掉;以行,就是要使行气顺畅;以补,则是用醒气活血法,补肝肾气;以调,就是调整五脏六腑的功能,把对立、阴阳调到平衡统一”。当然如何“以清、以行”,怎样“以补、以调”又因人而异,因病施之。
    扎实的中医基本功和超常的悟性,使柏希延在运用中医中草药方面有了独特的方法,因而绝招迭出。他在探索出治疗胆囊炎良方以后,又相继摸索出治疗痛风、脂肪肝、牛皮癣等十几种疑难杂症的方剂。他对中医中草药的精通与运用,已使许许多多的患者逃离病痛苦海。
    浙江一张姓生意人,患胆囊炎两年,四处求医无效,前年经人介绍,寻到了柏医生,没曾想,几副中草药喝下,居然健康如初。他十分纳闷,那么多大医院治了,小医院看了,中西医方法都试过,效果都不咋样,怎么柏医生的方子咋就这样神呢?他想既然有这神奇的方法,如果将柏医生的方子推广开来,不就能使更多的患者早日康复吗?
    几经周折,他与台湾富商亲戚取得了联系。去年3月份,这位富商跨过台湾海峡,找到了柏医生。当价码升到700万元要买断柏医生的胆囊炎秘方时,柏希延依然摇头不允。
    在采访时,柏希延坦承了他的心旅里程:这个天文数字,对我来说实在是个诱惑。毕竟哪个人与钱有仇呢?我也一样。说实在话,如果成交,一是有了资金,我可以更深层次地从事其它疾病方子的开发;二是有了这笔钱,干什么又不好呢?我最终没有同意的原因,主要是因为那位台商说要与美国人联手开发。我觉得,我这个方子是我们老祖宗关于中医中草药的结晶,而不仅仅是我的。如果新药研制成功,再反过来赚我们的钱,那可不是几百万,而可能是多少个亿的事了。这样的事,我是说啥也不会干的。
    谈及他治疗胆囊炎的方子,他说:“只要国内有眼光的药厂愿意开发,我是非常愿意合作的。”
    落地有声的话语,着实让人顿生敬佩之情。相信不久的将来,这个方子定将惠济更多的患者。
    几十年的从医生涯,医治过多少病人,给多少个家庭带来了欢乐,柏希延也说不清。只是他的名字在患者之中一直在传颂着,而且,“滚雪球”式的病人越来越多。
    在找柏希延看病的行列中,有一个有趣的现象———领导者居多。
    其实,我对这一现象存有许多不解。有的领导不仅有保健医生,而且还有那么多大医院作医疗保障,同时大医院里还有诊治各种疾病的专家、学者,他们干吗要四处打听,投医于柏希延名下,喝那苦苦的中草药呢?
    谜底终于在经过柏医生治疗以后,那些领导们健康如初的体魄中找到了答案。或许应验了古人的那句话:没有金钢钻,怎能揽下那个瓷器活儿。
    尾声
    快要结束采访的时候,柏希延再三告知,写他一定要实实在在,绝不能来半点虚的。有的患者康复后,怀着十二分的虔诚,将绣有“神医”的锦旗送来,被他婉拒了。他说,他不是不理解患者的心情,只是在这个无神的世界里,哪来“神医”呢?
    柏希延就是这么个实实在在,不愿意张扬的人。在他的生命里程里,有过求索的艰辛,有过与病魔搏斗的痛苦,也有过悟出真谛的兴奋,当然,更有为患者解除病痛的喜悦。用苦乐伴他人生更为确切。的确,苦与乐是一对情深意笃的佳偶。没有欢乐的滋润,苦难使人不堪忍受;而没有苦难的陪衬,欢乐也失去了它原本的滋味。
    苦乐中走出的柏希延,向世人展示的不仅仅是他的中医药“绝活”,还有他的那份真诚,那份追求。
 

 
发表评论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收藏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上一篇:一个中医世家的百年往事 下一篇文章:一个中医世家的传奇故事
我也说两句
热门信息 发表文章
特别推荐
Copyright 2006- ctyao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版权:传统中医药网 京ICP备09038514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