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收藏 · 设为首页 ·   
传统中医药网
→最新内容 竹叶  知母  栀子  紫苏叶  紫花地丁  紫草  珍珠  泽泻  钟乳石  猪苓  皂角刺  棕榈炭  枳实  泽兰  皂荚  竹茹  紫菜  紫菀  赭石  珍珠母  樟脑  枳壳
  本草紫苏子·朱砂·紫苏梗·竹沥·香附·紫铜矿·浙贝母·藏青果·竹黄·紫河车·竹节参·枳椇子·芫花·郁金·益智
传统中医药网欢迎各位光临
当前位置:传统中医药网 >> 细说医药 >> 学术理论 >> 浏览文章
李时珍脑病用药发挥
    2012年01月21日    www.ctyao.com

  脑作为元神之府,同脏腑一样,也会因六淫七情等内外因素致病。但在以五脏为中心的理论系统中,脑是隶属于脏腑的。元神虽发自脑府,其作用则体现于脏腑百骸,故其为病亦从脏腑论治。李时珍对脑病的治疗与用药体现了这一精神。

  从肾论治用药

  《本经》载:“胡麻填脑髓,久服轻身不老。”(《本草纲目·卷二十二·胡麻》。下凡引此书,只记卷数)李时珍认为此乃“取其黑色入通于肾,而能润燥也。”《参同契》亦云“巨胜可延年,还丹入口中”。因胡麻能益精滋肾,故有填髓补脑健神抗老的作用,此即道家说巨胜(胡麻)可以延年的道理所在。完全摒弃了道家神秘的外衣,而揭示其科学的内涵。从对胡麻填髓脑机理的分析,可见李时珍是从肾生髓主脑的脏象理论来理解的。肾生髓属阴,脑者,阴也。故清·何西池说:“在下为肾,在上为脑,虚则皆虚。” (《医碥》第1版,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)是以滋肾填精之品,则亦能补脑髓之亏损。

  冉雪峰《中风临证效方选注》尝谓“脑无补法,此则居然生出补法来。”此之谓也。

  从脾论治用药

  《本经》载:辛夷能治“寒热头风脑病……明目,增年益老。”李时珍说:“辛夷之辛温走气而入肺,其体轻浮,能助胃中清阳上行通于天,所以能温中治头目面鼻九窍之病。”(卷三十四·辛夷)按此论不谓辛夷之味辛走散祛邪,而取其质地轻浮,能温中助脾胃清阳之气上行达脑,治疗因中州清阳下陷,脑失所养,则元神失其调节内脏官窍的机能,故头为之倾,九窍为之不利的病。揭示从脾胃入手益气升阳乃脑病治疗之一法。

  冉雪峰《中风临证效方选注》论古人用益气升阳法说:“彼时只知补建中气,以为调和内外之本,此为内脏与脑神经的关系。”如脑贫血多虚证,“虚证宜补健,宜升扬,脑贫血原因虽多,而中气颓废,不能充沛,为内脏与脑部机能障碍最大原因。气过血还,气至血至……不求之血,而求之气,已证入治疗学理之最深层”。以此言来看李时珍论升脾阳而通天,调治头脑与九窍之病,实在渗透脑病学理。其论启迪后人,高出千古。

  从肺论治用药

  《本草纲目》所增石胡荽一药,谓之“鹅不食草,气温而升,味辛而散,阳也,能通于天,头与肺皆天也,故能上达头脑,而治项疼,目病”(卷二十·石胡荽)。《本草汇言》疏其义说,石胡荽“其味辛烈,其气辛熏,其性升散,能通肺经上达头脑……头中寒邪,头风脑痛诸疾,皆取辛温升散之功也。”辛能入肺,石胡荽辛散,由肺入脑,能祛散入于脑府风寒之邪。由是观之,凡辛味香药,多具升散之功而能上达头脑,祛除内寒之邪。故《本经》还谓细辛能治“头痛脑动,百节拘挛……明日利九窍”。又说川芎主“中风入脑头痛”。冉雪峰《中风临证效方选注》指出:“如谓燥火暑湿等邪气均能犯脑,而则谓善行数变之风更不能不犯脑。风邪既可犯脑,则疗此项脑病者,自当追求风之因素。”如“风邪乘虚深入,挟秽浊上犯脑海,发为痉挛”,则用辛温之愈风汤(荆芥为末服)治之。又有去风丹,乃辛凉之浮萍1味为末,主36种风,两方温凉虽异,而都味辛,故能入肺,上达头脑祛邪以治脑病。李时珍之说,乃此论之先河。

  从肝论治用药

  陶弘景谓槐子“服之令脑满,发不白而长生”。苏颂则谓槐“拆嫩房角作汤代茗,主头风,明目补脑,水吞黑子,以变白发”。李时珍引《梁书》说:“庾肩吾常服槐实,年七十余,发鬓皆黑,目看细字,亦其验也。”(卷三十五·槐)以实例论证槐子具有益脑明目乌发延年之功。槐实苦寒,入厥阴肝经,有凉肝之效。若肝经风火上冒于脑,则头眩耳鸣目瞀。陈藏器说槐子主“头脑心胸间热,风烦闷。风眩欲倒,心头吐涎如醉,漾漾如舡车上者”(同上),说明槐实平肝经风火,则脑即清宁,岂非益脑主头风治本之法乎?故《辨证奇闻》说:“治肝正所以益脑。”

  现代药理证实,槐角浸膏对家兔有升血糖作用,酊剂小剂量可提高中枢神经系统兴奋性。观古代用以补脑,其服法每次仅吞吐1粒,剂量颇小,这是否有助于活跃大脑中枢神经机能值得深究。然而中医学循其证候从肝论治用药,治法之妙,后世有更多发展。

  从心论治用药

  《本经》说菖蒲能“开心孔,补五脏,通九窍,明耳目,出音声……久服轻身不忘,不迷惑,延年,益心智,高志不老”。按此说菖蒲开心孔益心智,实指健脑醒神之功。李时珍解释说,谓其人手少阴,足厥阴,心气不足者需之。又引《道藏经·菖蒲传》节略其要以论其功曰:“菖蒲者,水草之精英,神仙之灵药也……填血补脑,坚骨髓长精神,润五脏裨六腑,开胃口,和血脉,益口齿,明耳目,泽皮肤。”(卷十九·菖蒲)因其有填血补脑之功,故能长精神、强心智,并恢复脑府元神对脏腑九窍、肢体百骸的调节支配功能。

  今人用石菖蒲注射液治疗肺性脑病,总有效率为74.97%,治疗后的症状与体征的改变,以意识障碍、精神和神经症状减轻或消失为明显,其次咳喘、紫绀亦有改善,其机理主要在于增加通气功能和降低机体耗氧量(《中医年鉴》,1983年)。冉雪峰《中风临证效方选注》说:“脑统辖全体,工作繁忙,脑的需氧也多,故脑的缺氧也易。如神经衰弱血液不充,氧化不够,及内脏机能衰疲,不能上达脑部,致成贫血缺氧;或证本为实为热,而燎原之余,心力下降,化机欲息,脑部与内脏交通隔绝,机能顿停,则补法均在必须。”

  菖蒲能增强通气功能,则由肺而达于脑之血液也必至,是故谓菖蒲入于手少阴心经,填血补脑,则不惑不忘,其有裨于元神脑府理已甚明。

  从血论治用药

  《本经》载干漆“绝伤补中,续筋骨,填髓脑,安五脏,五缓六急,风寒湿痹,生漆去长虫,久服轻身耐老”。李时珍说:“漆性毒而杀虫,降而行血,所主诸证虽繁,其功只在二者而已。”(卷三十五·漆)据此则干漆填髓脑之功,当取其能降而行血,故《本草逢原》说干漆“《本经》治绝伤,是取其破宿生新之力也”。若脑府血管意外,血液阻滞于内,则停而成瘀,于是新血不能周循,必致脑髓失养,进而导致元神丧失其正常功能产生诸种证候。若得干漆破瘀行血,则新血复行,气亦从之,岂非脑府得养,髓充神复乎?此乃以通为补之法。观冉雪峰论中风方有透络一法,收《外台》地黄破血丸,由生地汁、生牛膝汁、干漆3味组成。该方即取干漆活血透络之用。类此,李时珍还说:“地榆汁酿酒,治风痹,补脑。”地榆多用以止血,李时珍说:“止血取上截切片炒用;其梢则能行血,不可不知。”(卷十二下·地榆)可见地榆治风痹、补脑,亦取其能行血的作用。

  地榆补脑之说首载于《神仙服食经》,转载于《齐民要术》,李时珍收录于《本草纲目》,并增释药理,以广其治脑病之用。此法对某些脑病所致之神经、精神变态如偏瘫、失语、智力减退等有瘀血证候者,开拓了治疗用药途径。

  李时珍既提倡脑府元神说又不否认五神脏论。因此,在有关脑病的药物治疗上,便充分体现了传统的中医特色——整体辨证论治精神。对今天中医论治脑病仍有极大的实用价值。

  由于历史的局限,李时珍对脑府功能的阐述较零散,认识还不完备。同时,由于传统五神脏论占主导地位,从而限制了他的思想的发挥。但是,李时珍作为中医脑学科的开拓先驱是当之无愧的。

 
发表评论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收藏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上一篇:《黄帝内经》与临床应用 下一篇文章:没有了
我也说两句
热门信息 发表文章
特别推荐
Copyright 2006- ctyao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版权:传统中医药网 京ICP备09038514号